2019年前三季已亏6.5亿,华谊兄弟要“戴帽”?

2019年前三季已亏6.5亿,华谊兄弟要“戴帽”?

时间:2020-01-09 05:0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庭阳 | 北京报道

中新社

2019年12月31日,在年末最后一天晚间,著名影视公司华谊兄弟(300027.SZ) 同时发出了8份公告,其中3份与资金融通有关:1份公告公司转让子公司股权,获得转让价款904万元;另两份披露公司分别向招商银行、浙商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各2亿元。

算上这两笔,华谊兄弟2019年已经向银行申请4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2019年1月8日,公司向平安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12亿元,还向民生银行申请7亿元,招商银行、浙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各申请2亿元;1月30日,以影片《八佰》相关发行合同项下应收账款质押提供补充担保向民生银行申请7亿元,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各申请2亿元;11月14日,向杭州银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5亿元。

除了向银行借款,华谊兄弟还向合作方、实控人借款。2019年初,华谊兄弟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同时双方开展影视项目、艺人发展、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领域合作。2019年3月,公司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借款2600万元。2019年4月,公司向实际控制人之一王忠军无息借款2.7亿元。据公开报道,王忠军卖画为华谊兄弟筹款。

王忠军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王忠军和王忠磊兄弟是公司实控人,两人还用华谊兄弟股票质押进行借款,截至2019年12月24日,王忠军、王忠磊分别质押了所持股票的91.61%和99.67%,其中半年到期的股权质押融资额9.48亿元。

申请银行综合授信与借款,都是为了解决融资难题。从华谊兄弟2019年3季报看,公司2019年融资确实不少。2019年前3季度,公司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是33.47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成,创公司有史以来新高。同期投资活动产生现金净流入6亿元,但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2亿元,偿还到期债务流出45亿元。

如此大的窟窿,不依靠借款或许实在是难以为继。

即使有了借款,华谊兄弟在2019年3季度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也只剩下11.53亿元。创2012年3季度末以来近7年新低,相比2016年3季度末最高值,只有其1/4左右。

2019年业绩成是否“戴帽”关键

华谊兄弟现金流吃紧,与经营业绩下滑直接相关。

2019年前3季度华谊兄弟控股子公司拖累整体利润。华谊兄弟母公司同期亏损只有2.5亿元,合并报表(加上控股子公司)亏损却达6.52亿元。并且,华谊兄弟2019年全年业绩“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动”,要在3季报中做出警示及说明原因。虽然前3季度已经亏损,对于这个选项,公司选择了“不适用”。这样的操作,通常被市场理解为2019年全年净利润不会亏损是大概率事件。

华谊兄弟股票处于“*ST”戴帽边缘。2018年公司净利润已经亏损,如果2019年再度亏损,情况将大为不妙。

华谊兄弟公司业绩连续下滑,居于可比公司之首。

华谊兄弟被称为影视第一股,在其上市后陆续有同类影视公司上市。与慈文传媒(002343.SZ)、光线传媒(300251.SZ)及北京文化(000802.SZ)等公司比较,会发现这些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前3季度,利润情况虽不及以前风光,但比华谊兄弟的大幅下滑甚至亏损强太多。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总收入同比增长9.06%,猫眼数据联合微博电影发布的《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数据洞察报告》数据披露,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全国票房收入同比增长5.4%。

上述华谊兄弟等几家公司,则苦乐不均。除光线传媒2018年净利润保持增长外,另4家均下降,慈文传媒和华谊兄弟双双滑入亏损位置。但是,在2019年前3季度,慈文传媒已经扭亏,光线传媒净资产收益年化后甚至高过2018年,只有华谊兄弟亏损依旧。

华谊兄弟2019年前3季度营业收入同比接近腰斩,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预计在2019年7月5日上映,实际到了2019年末仍未上映,此影片的预期收入为民生银行7亿元综合授信提供着补充担保。

以净资产收益率将上述5家公司横向比较,华谊兄弟走下坡路最明显。2013年时其净资产收益率在5家影视公司中最高。2018年,华谊兄弟排在倒数第二,2019年前3季度为倒数第一。

2014年、2015年扩张,近两年卖卖卖

华谊兄弟近两年钱紧,在2014年和2015年扩张时却是大手笔花钱。

华谊兄弟一直强调公司“轻资产”的影视作品生产模式,但是,公司资产在上市后的一段时间却越来越大。

华谊兄弟2009年10月上市,到资产最高峰的2017年时,总资产和净资产较刚上市时分别增长了11.78倍和7.11倍。同期,公司资产负债率提高了3倍有余。在杠杆率的提升同时,公司总资产收益率并未水涨船高,反倒是每况愈下。2017年相比2013年,总资产收益率下降了近6成,2018年更是整体亏损。

在2014年和2015年,华谊兄弟持续运作数笔大规模溢价收购,两年各有4家被收购公司新并入合并报表。但是,被收购公司盈利情况并不好,有两家公司甚至收购当年净利润就是亏损。

2015年,华谊兄弟10.5亿元收购冯小刚持股99%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70%的股权,受到市场关注。东阳美拉当时净资产-0.55万元,按照2016年税后利润15倍估值计算转让价格。东阳美拉承诺了5年利润,在第3年时,即2018年度,税后利润只完成了承诺值的49%。2019年,东阳美拉承诺净利润1.52亿元,公司所制作的《只有芸知道》是其2019年上映的唯一影片,票房并不如意,猫眼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6日,此影片累计票房1.56亿元,仅是2017年上映的《芳华》票房的1/9。

大量的溢价收购,使得华谊兄弟商誉大幅增加,2017年较2013年,公司商誉增长8.6倍。2018年公司亏损主因就是商誉减值。2018年,华谊兄弟亏损超过10亿元,其中商誉减值损失9.73亿元。

相比2015年的买买买,近几年,华谊兄弟在卖卖卖。

2017年6月,华谊兄弟出售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同年,出售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部分股权,转让了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9月,公司及全资孙公司将GDC公司全部股份转让。

2016年至2019年,华谊兄弟股价逐年下跌,2019年末相比2016年初,公司总市值蒸发掉448亿元。

公募基金用卖出表达对公司的态度。2013年2季度末,有51只基金重仓持有华谊兄弟股票,持有数量占流通股本的20%。2019年3季度末,只剩两只基金持有公司股票,占流通股本的0.07%。

华谊兄弟表示,将逐步剥离与电影、实景等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以集中优质资源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编辑 | 李慧敏

编审 | 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