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社资办医”踏出坦途 民营医院占六成

温州“社资办医”踏出坦途 民营医院占六成

时间:2020-01-09 09:5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温州晚报 A- A+ 温州成为社会资本办医试点城市好处多多。比如民营医院为了生存努力提高质量和服务,与公立医院形成竞争态势,两者就在竞争中相互提高。

听健世界

2014年5月8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来温调研指导社会办医工作,图为康宁医院院长管伟立汇报工作。

故事从一个段子开始。在温州,朋友间聊天会有这样的情景,大家开玩笑说某个朋友:“你是不是有病啊?”马上会有人跳出来建议:“快,把他送康宁去!”温州康宁医院院长管伟立谈起这个段子哈哈大笑:“这正证明了社会对我们的认可!”

建立于1998年的民营医院温州康宁医院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温州家喻户晓的精神病专科医院。管伟立说,医院创立之初他未曾想到,温州有一天会成为社会资本办医的试点城市,会有那么多支持政策相继下达,成为民营医院的支持力量。

起步全国第一个民营医院在温州生根

1989年,新中国成立后首家民营医院—温州华侨伤骨科医院建成运营,这点燃了温州社会资本办医的星星之火。1993年温州和平整形医院、温州明乐眼科医院等民营医院相继诞生,1998年,温州康宁医院正式运营……

管伟立与温州和平整形医院院长薛志辉,曾都是温州两大公立医院的医师,上世纪90年代,他们先后脱离体制“下海”创业,原因很一致:作为精神科医师的管伟立看到,当时他所在的医院是温州唯一一家精神病医院已无法满足温州精神病人的治疗需求;而作为某医院烧伤整形科的医师薛志辉也发现,烧伤整形就医的温州人全往上海跑;这种供给少,需求大的矛盾,让他们看到了创办民营医院的商机。

温州是有民营医院发展的土壤的,这在今日的数据中还可看出来:温州常住人口有916万,其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118.3万,每年还以3%的速度增长。这带来了巨大的医疗需求,而政府短时间内难以解决这些“缺口”。另一方面,是社会资本投入到各公共领域的热情和实力,据不完全统计,温州的民间流动资金超过6000亿元,全市的个体工商户数40.7万户,相当于约每19个温州人中就有一人经商。总而言之,温州医疗需求上的缺口和财政暂时无法兜底的现实给社会资本办医提供了现实的土壤。

民营医院一亮相就在市场上大受欢迎。管伟立记得,康宁医院创办之初只有20张床位,一下子都住满了。

烦恼

“民营”成长过程中遭遇瓶颈

不过,随着民营医院大踏步发展,他们也遭遇了“成长的烦恼”。薛志辉说,几年前,他看中了瓯海区一块两百亩的土地,想征地新建一个高端院区。当时,包括前期的区域卫生规划、征地、土地勘探等十几项行政审批手续都已办妥,但可惜,后来该地不允许被作为医院来建设。

此外,民营医院还遭遇了一系列的困难。如康宁医院在2008年之前都未盈利,但那时候民营医院无论盈利还是亏损,每年都要缴纳一定比例的营业税。人才方面更是个难题,如公立医院医师跳槽到民营医院,事业编制待遇就没了,原来在公立医院可以拿原工资80%~90%的退休金,而在民营医院退休金不到原工资的60%。

好在事情峰回路转。2012年,正当薛志辉还在担心瓯海的地拿不下来的时候,转机出现了。2012年7月,市委领导特别前往瓯海区召开项目督查现场会,市规划局、市卫生局等负责人参加了会议。市委专题会议纪要确定,此地块作为温州市卫生发展“十二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的建设用地。2013年4月,和平整形医院经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挂牌,竞价取得该地块的使用权。

另外,困扰民营医院的营业税也在2009年被取消了。

这一系列的破茧之举从点滴之处突破开来,2012年9月14日,温州作为社会资本办医试点城市的政策正式出炉。

破茧

成为全国第一个社会资本

办医试点城市

2012年9月14日,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温州作为国家社会资本办医试点城市,要求先行先试,落实完善价格、医保定点、人才方面等政策,为全国医改工作积累经验。

“批复”的背后是温州市之前长达十几年的努力。2012年2月27日,卫生局专程赴国家卫生部汇报社会办医工作,4月23日,省政府致函国家卫生部,要求将温州列入国家社会力量办医试点地区;6月13日,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又赴国家发改委汇报筹备情况……

其中最重磅的是,温州市拟定的《关于加快推进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实施意见》及其11个配套文件(“1+11”文件后升级为“1+14”文件)。该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民营医疗机构出资财产不再归“公家”或社会所有;除了免掉民营医院的营业税,所有税收待遇全与公立医院等同;符合规定的民办医疗机构全纳入社保医疗定点范围,医保报销政策和公立医院一样;从公立医院跳槽到民营医院的医生们,按照公立医院标准参加事业单位社会保险,享受同等住房公积金待遇,职称评定、评优评先等全和公立医院一致……

薛志辉说,前年他从江西省某公立医院“挖”到一名正高职称的医师,就是靠着“1+14”文件的人才“优惠”才获得成功。当时,该名医师从公立医院打算跳槽出来,薛志辉和外地一所民营医院同样向他伸出橄榄枝,该医师正在左右摇摆之际,得知温州民营医师退休工资和公立医院差不多,立马做出了决定。

腾飞

民营医院达81家

占全市医院六成比例

温州成为社会资本试点城市已两年,现在发展如何?不如看一组数据—

截止到去年12月底,温州市民营医院达81家,比2012年实施试点改革以来增加42.1%(新增24家);民营医院的床位数占全市总开放床位数的21.3%,比试点前增加了49.7%;温州市社会资本办医签约项目累计达到38个,协议引进资本近82亿元,计划新增床位约8200多张,目前累计完成投资8.38亿元,其中有16家已建成开业,14家已批准设置,4家开展前期工作……

民营医院借势铆足劲往前跑。康宁医院已是全国首家三甲精神病专科民营医院、全国首家获得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的民营医院。全国共有10家精神病专科医院被列入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而康宁医院是浙江唯一入选的,也是唯一一家民营医院;如今,位于瓯海区的和平国际医院院区已开工,并引入了台资、在外温商的投资……

此外,温州市还积极引入外资办医的发展。去年,市委领导亲自带队去韩国签下了韩国企业投资的“医乐园”合作项目。占地约309亩,计划耗资1.2万亿韩元,坐落在经开区即将开发的“韩国产业园”,该项目将以综合医院为主,辅设美容整形中心、抗衰老中心、健康中心等,并开设兼具复合医疗功能的医疗酒店、SPA水疗等配套设施,是经开区首个上规模多功能的医疗复合园区。

市民点评

某民营医院医师赵燕:

温州成为社会资本办医试点城市好处多多。一方面会引发“鲢鱼效应”,民营医院为了生存努力提高质量和服务,与公立医院形成竞争态势,两者就在竞争中相互提高。另一方面,社会资本办医缓解了财政的压力,又满足了市场的需求,一举两得。事实上,温州的社会资本办医试点是因地制宜的举措,借雄厚的社会资本,帮助财政来弥补社会公共领域的需求。

(原文标题:温州“社资办医”踏出一条坦途 民营医院占全市医院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