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绘地理信息事关国家安全

测绘地理信息事关国家安全

时间:2020-02-18 09: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00:05 0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地理信息自古以来与军事活动渊源颇深。没有准确的地理信息,指挥员就无法作出正确和精确部署;没有准确的地理坐标,就没有制导武器的“千里穿杨”。海湾战争中,美军利用袖珍型军事地理信息数据库系统对若干目标进行了精确打击,并成功地救援了被击落的飞行员。

地图是战争的眼睛。测绘地理信息,自然成了战争准备的重要内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就已经对大半个中国进行了测绘。“七七事变”后,雁门关被阎锡山视作天险,却被土肥原贤二率兵轻易突破,山西王的军队惊叹:自己对山西的地形竟然不如日本人熟悉。原来,土肥原贤二在十多年前就曾造访老同学阎锡山,并假借旅游之名,详细侦察和记录了山西的兵要地志特别是晋北一带的军事要塞。正是这次非法测绘地理信息,为日本在雁门关的兵力部署和武器配置提供了重要依据。

“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刘伯承元帅把地理信息作为“五行”之一,道出了阎锡山兵败的原因。正因为地理信息涉及国家公共安全设施、国家经济命脉、重要军事设施等坐标数据,对领土纷争、边界划界、军事斗争等至关重要,历来被视为不可示人和予人的“国之重器”,制地理信息权也成为安全保护和军事竞争的焦点。然而,直系军阀孙传芳的一名指挥官,却轻易将华中中部地区地图交给时任军事顾问冈村宁次,为日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提供了便利。冈村宁次对此自豪地说:“武汉作战时所用的华中中部地区五万分之一比例地图,大部分是我冈村秘密搞到的。”

战争虽已结束,但制地理信息权的争夺时刻没有停止,保护地理信息安全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我国新疆、陕西、辽宁等地发生的非法测绘活动仍然十分频繁,仅去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就有3起。这些违法活动中,有的以旅游、探险、考古为幌子,测绘交通要道、军事设施等地理信息;有的以招商引资、技术援助等手段,索取或套取地理空间信息数据;更有甚者用高技术专业器材等工具闯入军事禁区进行测绘拍照,给我国地理信息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地理信息的窃取与反窃取虽是“无形战场”,但时刻进行着“无声较量”,且获取地理信息的方法愈发多样,手段愈发隐蔽,技术愈发先进。习主席指出:“国家安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因此,需增强全民维护国家地理信息安全意识,凝聚全民智慧力量,一方面仔细甄别每一个可疑行为,严厉打击每一例非法活动,另一方面加紧研发测绘技术和装备,增强自主可控能力,打好保卫地理信息安全的人民战争。

(《中国国防报》2016年06月01日 04版)